首页>统计文化
农业普查办公室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7-04-05 16:37:35 浏览次数: 字体:[ ]
    机缘巧合,来自全县不同单位的我们汇聚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和谐的大家庭--沂源县农业普查办公室。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个性和特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和故事。经历虽有不同,故事却同样精彩……
 
故事一 带头大哥的无奈
 
    如果把农业普查办公室比作一个大家庭,办公室主任李传武就是那个当仁不让的带头大哥。这倒不是因为他的职位高,也不单是因为他年龄大。更多的是当我们工作遇到困难时他总是挺身而出,勇于承担责任,方方面面显示出大哥风范。
    清查摸底工作已近尾声,经督查却发现个别村仍未入户,感觉到他们是想走点捷径了!
    “李主任,现在要求他们必须入户,好像已经难度很大,再说只是个别村,要不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是什么态度!国家花那么多的人财物力搞普查,工作如果可以这样做,那普查还有什么意义!”
    态度少见的强硬,语气也是不容辩驳的坚定:
    “下午我到镇上去找分管领导,农业普查办公室其他人员分头行动,蹲点监督,务必保证严格按照普查方案开展工作,保证百分之百入户率,保证普查对象和普查项目不重、不漏、不错!”
    那时,我们也觉得李主任是认真过头了,但正是李主任看似过头的认真,才避免了我们的工作最终陷于被动!
    大哥好像无所不能,可又多少人知道大哥内心的酸楚。
    那是在我们对全县农业普查工作“四落实”情况进行督查的时候,李主任带领我们一组一行三人正颠簸在从西里镇赶往东里镇的路上,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李主任从副驾驶的位子上唤醒,手机那边传来家属的声音:
    “……我这儿忙,不好请假,你能不能请天假……”
    我们无法也不方便听清楚通话的全部,但从李主任凝重而憔悴的脸色,我们感受得到什么是揪心,什么是牵挂,什么是无奈!
    李主任的母亲因病入院治疗已经几天了。一边是重病在床的母亲需要照料,一边是全县农业普查的一摊子工作需要肩挑。照顾母亲,需要尽心;管好工作必须尽力。统筹兼顾只是说起来很完美很标准的答案,现实却摆出一副冰冷的面孔让你只能做一个单项的选择--那一刻,李主任显得那样无助。
    熟悉李主任的人都知道,李主任的母亲因患脑梗塞从2001年起便瘫痪在床,2010年双目也失明了。李主任是一位孝顺儿子,每逢周末,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李主任必回老家--买菜,拿药,给母亲剪剪指甲,用温水给母亲擦擦脸、洗洗手,给母亲洗洗脚几乎是每个双休日的必修课。
    但这一切从去年9月份开始发生了变化。因农业普查任务繁重,经常加班加点,李主任回老家不那么有规律了,回去次数少了,待的时间也短了。于是我们经常会听到他的自责:
    “看来这一周又不能回去了……”
    “母亲又该说我说话不算话了……”
    李主任深深地内疚于母亲重病入院却不能陪伴,我们分明能看到他在接听妻子电话的时候,眼眶微微有些泛红、湿润,嘴角也有些微微地颤抖。
    毕竟是血肉之躯,分身有术只存在于神话传说。
    今年2月,当我们的农普工作正在紧张进行的时候,李主任的母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在按照农村的风俗打点好母亲的丧事之后,我们又在工作中看到了他忙碌的身影,尽管神态上、言语上都还难以掩饰丧母之痛。 
    对待工作,总想尽力做到更好;谈到母亲,总觉得还有太多遗憾!尽管作为旁观者的我们最清楚,李主任在这两方已经付出了最大的努力! 
 
故事二 农业普查办公室的半边天
 
    如果说李主任是有担当的大哥,那农业普查办公室副主任赵振英实在可以称得上是我们的知心大姐姐--甜甜的笑脸是她招牌式的存在,而无微不至的关心更是体现在平时的桩桩件件。更让人佩服的是她那“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般化解问题的能力。这让我们这些从不同单位临时组合的家庭从不缺少快乐和笑声。年轻人总是把她当做自己知心的甜姐姐:什么问题都可以请教,什么困难都可以提交,什么烦恼都可以倾诉。作为回报,她安排的什么工作,我们都竭尽全力去完成。
    和颜细语中,就能消弭工作中形形色色的难题于无形,赵队真有凌波微步般的神奇。
    甜姐姐有时还真的离不开辣妹子的支持与配合。
    在农业普查培训工作进行到最关键的集中授课阶段的时候,由于参加培训的人员构成复杂,连续培训时间较长,许多学员出现了懈怠和厌倦情绪,一向以甜美笑容hold住局面的赵队似乎有些抹不下面子-- 火,发还是不发?这是一个问题!
    而这时,负责授课的田科长体现出了大将风范:”你们来是参加培训的,不是来聊天的。不好好听课,回去工作怎么开展?出了纰漏谁来负责?”
    其实,这正是我们一直以笑脸示人的赵队想说而没有说出的话,当她的凌波微步不再神奇,她的辣妹适时显示出英雄本色。
    甜姐姐的人格魅力和辣妹妹的工作魄力,在这里实现了无缝的完美组合!场子还真给镇住了,效果出乎预料的好!
    其实这样的黄金搭档在农业普查办公室不止这一组,直爽率真的刘宁、严谨认真的薛科长、细腻仔细的唐站长……
    正是这群姊妹花真正撑起了沂源县农业普查的半边天。
 
故事三 活字典和数据控
 
    “关于这个问题,就不用同我争论了……。”
    这是有着近三十年镇(办)工作经验的老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或许是有些傲气或者叫舍我其谁的霸气,但事实证明这更是一种生发于内心的一种底气。这种底气源自于他对全县各镇(办)各类数据了然于胸的洞悉,来自于他多年积累起来的对农村基层工作实际情况的全面而准确地把握。
    有几次,我们还试图有理有据的同他理论几句,但几乎每一次都是以接受他的提议而结束。
    于是,“关于这个问题,问问老陈就得了”成了我们的口头语。
    老陈真的是我们农业普查办公室的活字典!
    如果说老陈征服我们靠的是经验,那年富力强,精力充沛是亓振刚来到农业普查办公室时给大家留下的印象。
    渐渐地,我们又知道,他是中国农科院刚刚研究生毕业的高材生!
    接下来我们又发现,他是一个标准的数据控!他对数据处理有着灵敏的嗅觉。来自镇(办)的数据报表,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变化,也休想逃过他的眼睛!以至于临近数据上传的时候,任何一次修改不经他过目一次,我们都不再笃定:
   “要不要让亓振再看一看……。”
    当然,对电脑硬件故障的排除和系统软件、应用软件的调试自然是不在话下;对农业普查的各类程序的测试体验、调试改进也是信手拈来,得心应手;对PDA数据采集录入终端的应用培训更是非他莫属!
    我们不知道他身上还有哪些没有挖掘的潜力,我们只知道:因为有了这位年轻人,我们真的没有了顾虑。
    年轻,是他的资本,但绝不是他的全部!
 
故事四 爱你,宝贝
 
    对于拖着四五个月身孕的女同志来讲,按时上下班实在是一件不太轻松的事。
    作为快要成为两个孩子妈妈的刘宁和唐海燕 ,她们却从没有因此而叫苦。身体的不便也从来没有作为搞特殊的理由,我们更多看到的是,每天最早到达办公室的是她们两个,每天把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是她们两个,每天把办公桌整理得井井有条的是她们两个,每天为同事烧好开水沏好茶的是她们两个,每天最后关窗锁门的也是她们两个……
    看到她们如此辛苦,真想让她们多休息一下。可是每个人都有一摊子事,有时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有幸加入农普大家庭是幸福的,有幸在此期间孕育又一个可爱的小生命更是快乐的。
    可这其中的艰辛谁能晓得!
    宝贝,爱你!
    是你带给妈妈双份的快乐!虽然这需要妈妈双倍的付出去获得。
    但为了你,为了农普工作,这些都值得!
    似乎也要来凑一下热闹,正当普查摸底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负责业务的赵科长的第二个女儿呱呱坠地了。
    来不及更多的享受喜得千金的天伦之乐,赵科长就近乎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清查摸底工作中,尽管心里无法摆脱对小女儿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丝丝牵挂,但每一个镇(办)的工作在业务上都离不开他的指导。
    学习,开会,培训,调度,汇报,督查!
    哪里有事哪有我!我骄傲!
    骄傲归骄傲,焦头烂额却已不足以描绘他的状态。一个电话刚放下,又一个电话打进来。这里请示工作,那里请教问题;这里分发普查用具,那边女儿没了奶粉……
    “赵科,电话!”
    还没走下楼梯的他只得再次回来坐下……
    难得抽出点时间,打开手机,欣赏着小女儿稚气的相片,脸上挂满了慈父会心的笑容--带着些许苦涩的笑容。看着他脸上这复杂的笑容,我们都能读出他此时的心声:
    宝贝,爱你!
 
故事五 就得要较真
 
    向来以温柔可人形象示人的薛桂红有那么几天似乎有些心事重重;一向谦和的李主任在那段日子里也是整日表情严肃,曾经温和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凝重。
    出了什么事情呢?
    原来是我们普查草表汇总的数据出来之后,薛桂红发现这些数据中关于果园面积的数据同她原单位县果树中心所掌握的数据有较大的出入。凭着长期与数据打交道积累起来的职业敏感,她意识到可能是有什么地方出了岔子。
    怎么办?她首先想到的自然还是向带头大哥李主任如实汇报。
    听完她小心翼翼的汇报,李主任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即与县果树中心对接、比对,探讨问题出在哪儿,是原来的数据不实,还是我们的工作有漏洞?如何弥补校正?
    随后,李主任一方面安排业务组的人员对上报的数据进行严格审核,另一方面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询问各镇(办)工作中是否有不按方案执行的情况,数据采集是否规范,一手数据是否准实可靠……
    “李主任,不是什么大问题,好像不用这样纠结,也没有必要如此较真吧?”--我们听到电话那边传来这样的声音。
    “普查,我们是认真的,不然还搞什么普查?不能保证数据的准实,我们工作的意义在哪里?对数据,我们就得要较真!”
    语气一如既往的平和,但却分明又添了些不容反驳的坚定!
    是啊,对普查,我们是认真的。对数据,我们是较真的。这也是我们农业普查办公室所有成员的心之所系,职责所在!
    纠结,意味着心中的在乎;较真,则是行动上的付出。
    我们之所以纠结,就是因为我们对农业普查保持着一份发自内心的敬畏;我们之所以较真,是源于我们对农普工作的一份执着。
 
结束语 我们已经飞过
 
    刚从事一项新的工作,谁都会有浑身使不玩的劲儿。时间一长,随着新奇感的消失和各种问题的不断出现,出现所谓的职业倦怠也就成为着一种常态。
    可是,对于深爱着农业普查这项工作的田永梅科长来说,倦怠?这个还真没有!
    “妈妈,你咋就这么忙……”
    当在省城读大学的女儿专程回家,自己却因农普工作繁忙需要加班而只好把女儿晾在一边的时候,心中也曾涌起一股无法压抑的酸楚。女儿的抱怨言犹在耳,对农普工作依旧一往情深!
    草表试填工作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但在实地督查时却发现有个别村迟迟没有展开行动。
    绝不容许这种情况!
    田科长她们当即联系到村子里的普查员,先搞清楚出了啥事儿。
    原来是这些普查员培训时不够重视,以致于对表格中许多指标的含义不甚了解,根本不知道如何填写!自知理亏的他们站在严厉的田科面前有些局促不安,就像做了错事的孩子--可气又可爱。
    “也是我们的培训没有做好……,现在还来得及补救,看哪些地方不会填,我给你们讲一讲……”
    虽然一肚子火气,她还是尽量压低了嗓门。
    实地督查变成了现场培训,真想不到平日里严厉的她竟会如此耐心!培训一直持续到落日黄昏。
    勤于钻研,敢于担当,乐于奉献。这就是田永梅一贯的工作作风,也是我们农普人的共同写照。
    在田科长牺牲休息时间给这个村的普查员补课的时候,旁边却也有这样不和谐的声音:你们弄这些数据是给我们发钱用,罚钱用?既不发钱也不罚钱,你们瞎忙什么?
    对于用金钱来衡量一切的人来说,我们的工作毫无价值!
    也有人颇怀善意的提醒:不必太较真,不就是要个数字吗!差不多填填就行了!这样难为自己,何苦!
    对于不懂得普查数据对于民生决策作用的人来说,普查数据就是个数字而已,我们的工作毫无意义!
    经常被误解,从未放弃过。这就是我们农普人!
    因为对农普,我们都懂得!
    既然有幸成为了农普大家庭的一员,就应该为之心甘情愿地付出,不问收获!
    天空不见鸟儿的踪迹,而我已经飞过。
    曾经用心飞过,何须在乎那划过长空的一痕是否是我!
    如此,当我们的农普大家庭解散的那一天,我们的心还会一起!如此,将来我们才会有同人们分享这段美好的记忆的勇气!
 
                  
                                                       沂源县农业普查办公室    任纪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